侯硐、福隆應妙壇主潘政鵬,爺爺、父親都是道士,三代世襲,他當了22年道士,但有感於鄉間的民眾常叫他們是「師公」,他覺得不好聽,也覺得不太受尊重,因此立志讀書,要讓道士也有高學術地位。

只有高中畢業他的,花4年再念二專、二技,今年考上海洋大學海洋文化研究所碩士班,還是以第三名高分獲得錄取,是海大設校有史以來第一個道士碩士生。

「這是法繩,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,爺爺在清廟時就開始用,本來很長,因為用太久愈來愈短」潘政鵬說,法繩就像開路先鋒,是用來去煞的,還有龍角,是用來號令兵將用的。他拿出一件件的法器,每件都十分黝黑,布滿歲月的痕跡,這是他隨身必備的法寶。

潘政鵬從小對道士耳濡目染,但真正開始學道是在19歲時,他透露有一個秘密,是因為某日夢見一個道姑跟他說「你要學道士了,時間到了」隔天他醒來,就開始立志當道士。

潘政鵬表示,道士平時的工作就是做普度法會、祈福儀式、祀改等,有一定的儀式及過程,他覺得現代人生活壓力大,他們的功能還是以安定人心居多,並不是迷信,他是世襲道士,在地方雖受到尊崇,但瑞芳一帶的民眾,可能因為是親切及習慣,會叫他「師公」,他覺得不好聽,也很不習慣。

他說,在台北都會的地方,民眾就不會叫道士「師公」,他因此許下一個願望,要讀多一點書,讓「鄉間道士也有很高的學術地位,也是有讀過書的」,。因此只有高中的他,就花了4年的時間,念了崇右二專及二技夜間部,在老師鼓勵下,今年報考海大研究所,近日錄取名單公布,他以第三名高分錄取。

潘政鵬對海洋及漁村文化也積極投入,平時在深澳漁港的媽祖廟天福宮義務當道士,有空時還兼賣深澳漁港的海鮮特產白帶魚、透抽、小卷等漁獲,他考試時,提出的研究計畫就是從海洋文化的角度來探討媽祖,他想研究探討媽祖與漁村文化的關係。

潘政鵬說,佛教人家會叫「師父你好,上師你好」,但道教就叫「師公」,覺得不受尊重,他請大家以後叫他們「道士、道長」比較好,是一種對行業的尊重。
鄉間道士潘政鵬苦讀考上海大碩士班,他的法器都有百年歷史,都是骨董。記者游明煌/攝影
分享
鄉間道士潘政鵬苦讀考上海大碩士班。記者游明煌/攝影
分享
鄉間道士潘政鵬苦讀考上海大碩士班。記者游明煌/攝影
分享

4BD5150EC3B56B17

    qic80my22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